“旅游+”让红色旅游“红火”起来
——国家旅游局大力引领红色旅游融合发展
2017年09月14日     来源:紫光阁网

  红色旅游融合发展是确保红色旅游长盛不衰的重要途径。《2011-2015年全国红色旅游发展规划纲要》强调,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坚持统筹规划、突出重点,坚持实事求是、量力而行,坚持政府推动、多方参与,并进一步提出要坚持产业化发展方向,推动红色旅游与其他产业融合发展,坚持改革创新、提升发展质量。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旅游是传播文明、交流文化、增进友谊的桥梁,是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一个重要指标。旅游业是综合性产业,是拉动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他还明确要求,“要把红色资源利用好、把红色传统发扬好、把红色基因传承好”。如何更好地落实习总书记的重要指示,“旅游+”这一概念应运而生,国家旅游局李金早局长2015年8月发表署名文章,深刻诠释了“旅游+”是什么、“+”什么、为什么的问题,对中国旅游大格局进行了阐释,国家旅游局也围绕“旅游+”做了大量行之有效的工作,由此形成的“红色旅游+”融合模式也迅速成为红色旅游景区发展旅游业的普遍模式,让红色旅游真正“红火”了起来,切实走上了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一、“旅游+”引领红色旅游与其他旅游业态融合发展

  近些年,部分红色旅游景区创新能力不足,以故居和展览为主的产品同质化问题较为突出。在“旅游+”引领下,红色旅游与观光旅游、休闲度假旅游、绿色生态旅游、文化旅游、景区特色演艺等旅游形式迅速融合,形成了一批红色主题鲜明、内涵丰富、形式多样的复合型旅游产品和线路,有利地推动了红色旅游由旧址参观的单一模式向融体验休闲、瞻仰教育为一体的复合模式转变,更好地满足了人们多元化、多形式、多层次的精神文化需求。

  (一)红色一枝独秀向“红+绿”模式的转型

  红色旅游地往往是生态环境比较好、工业污染比较少的地方。绿色生态是众多红色旅游地的独特优势,革命历史是其灵魂所在。在发展红色旅游的过程中,“红+绿”融合模式实现了红色旅游与绿色生态旅游功能上的互补,使人们在接受红色教育的同时感受绿色的大自然,加深人们在旅游过程中的愉悦程度,这是“红+绿”模式受到全国各地红色景区欢迎、迅速发展成熟的重要原因。

  江西井冈山紧扣“红色摇篮,生态井冈,精神家园”主题,巧做“红、绿”文章。在开发旅游产品方面,实行开发红色旅游产品与绿色旅游产品相结合的方式;以“红、绿”为主题,加强旅游形象宣传,推出精品旅游线路。让广大游客既能亲身感受到井冈山革命历史所带来的震撼和洗礼,又能徜徉于山水之间,充分领略大自然的美妙奇特。

  (二)融合红色与演艺,打造红色艺术精品

  “文化搭台,旅游唱戏。”红色旅游与特色演艺活动结合,是红色旅游与其他形式旅游融合发展的特色之一。以红色文化为主基调,通过加强与影视集团、电视台、艺术表演院团的合作,挖掘、整理、创编、研发演艺旅游产品,打造一批反映地方红色文化的舞台艺术精品,如采茶戏、山歌剧、京剧、歌舞剧、歌舞晚会、花儿剧等民族民间经典歌舞演艺活动、传统技术表演及其产品的展销体验等,大大增强了红色旅游目的地的红色感染力、影响力。

  红都瑞金努力打造红色艺术精品,积极用好影视手段、拓展宣传效应,积极争取成为红色题材影视基地,《心动岁月》《长征》《毛泽东》等二十多部影视作品在此拍摄;大型赣南采花戏《八子参军》和大型山歌剧《杜鹃花开》在赣闽粤大专院校、社区巡演,从另一个角度宣传了瑞金,提高了共和国摇篮、红都瑞金旅游的知名度。

  二、“旅游+”引领红色旅游与其他产业融合发展

  推动红色旅游与三大产业的融合发展是红色旅游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结果。在“旅游+”引领下,充分利用旅游业的高关联度和强融合性特征,深入挖掘红色旅游景区的资源优势,逐步实现红色旅游与三大产业的深度融合,完善红色旅游产业体系,带动整个红色旅游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在“红+三大产业”的产业融合发展格局中,旅游业与农业、文化创意产业、体育产业是其中最为突出的三个领域。

  (一)“红+农业”模式

  “红+农业”模式中,红色旅游地发展有机生态农业前景广阔。前面提到,红色旅游地往往是生态环境比较好、工业污染比较少的地方,因此红色旅游景区在发展生态农业、有机农业、绿色农业方面具有天然的优势,将有机绿色农业产品和红色旅游品牌相结合,可以起到相得益彰的效果。比如南泥湾,“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已深入人心,以南泥湾品牌形象为信托,打造南泥湾绿色有机食品品牌,大力发展有机农业,必然受到游客喜爱,让游客倍感熟悉亲切。

  乡村旅游也是“红+农业”融合模式最突出的形式之一。陕西延安是乡村旅游起步早、发展快、成效比较明显的城市之一,是陕西省第一家制定出台“农家乐星级划分及评定管理办法”、对农家乐进行星级管理的城市,“红+农业”融合模式的发展对延安的扩大就业、解决社会问题、提高游客和农民自身素质等都提供了机遇和平台。

  (二)“红+文化创意产业”模式

  文化创意产业是近年来的热门产业,符合未来发展趋势。现在全国出现的各种文化创意街区、文化产业城中,很多地方都可以找到以红色为主题、宣扬红色精神的文化创意产品,深受游客们的喜欢,尤其是一些年纪较大的游客,对这些红色创意产品倍感亲切,外国游客也对这些产品充满好奇与新鲜感。但目前红色文化创意产品的开发还多停留在纪念品和手工作品的层次,深入开发的空间还很广阔,因此加强“红+文化创意产业”融合模式的发展,将文化创意产业的创新精神融入红色旅游中,必将为红色旅游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三)“红+体育产业”模式

  红色旅游和体育旅游作为特色旅游对游客都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将两种资源联合开发,让人们在参观游览和参与活动过程中,潜移默化地接受教育、陶冶身心。

  延安以红色旅游为依托,以安塞腰鼓、陕北秧歌等民族传统体育为表现形式,把延安红色旅游和陕北民俗体育旅游融合起来开发出新的旅游产品,形成了自己特有的体育旅游品牌。不仅让游客从中感受到民俗体育的快乐性,而且很好地增加了红色旅游的体验性与参与性,让游客在参与中体验陕北的红色精神,感受不一样的黄色风土人情。

  三、“旅游+”引领红色旅游与新农村建设融合发展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是我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必然要求,是解决我国“三农”问题的根本方法之一。在“旅游+”引领下,各级政府从各方面增大对农村旅游发展的支持力度,红色旅游与新农村建设的融合发展获得了有利的政策空间,发展红色旅游为主体的旅游业成为新农村建设的重要举措。

  (一)区域分布与新农村建设的重合性构成物质基础

  红色旅游资源区大多地处贫困落后的地区;新农村建设的重点也是在红色旅游资源丰富的贫困落后地区,红色旅游具有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经济发展功能及文化传播功能与新农村建设的目标具有高度的一致性。红色旅游与新农村建设的融合发展有着充分的物质基础。

  (二)红色旅游成为新农村建设实现主体目标的重要举措

  发展红色旅游,尤其是发展大中城市周边的红色旅游,可以吸引城市资金及人才向农村流动,真正体现“城市反哺农村”的方针,有利于加快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有利于保护资源和环境,促进农村科学规划与基础设施建设,实现“村容整洁”的目标。

  发展红色旅游,还能加强农村爱国主义教育,拂动乡村文明风。寓思想道德教育于参观游览之中,将革命历史、革命传统和革命精神通过红色旅游产品传输给广大农民群众,有利于传播先进文化,提高人们的思想道德素质,增强教育效果。同时大量的外来文化和先进思想带入农村,可以迅速提高农民文化水平,使农民接受先进思想,实现思想转变,实现“乡风文明”的目标。

  (三)新农村建设为红色旅游科学发展提供充分条件

  新农村建设对红色资源的合理保护和利用是红色旅游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同时,新农村良好的生态环境、便捷的交通条件、整洁的村容村貌为发展红色旅游提供了软硬件支持。新农村建设使农村交通、供水、供电、通信、环境卫生等基础设施得到明显改善,为红色旅游向农村边远地区延伸提供了较为便利的条件。新农村产业结构的日益优化进一步极大地丰富和增强了红色旅游要素中食、住、行的内涵。另外,新农村建设有效避免了红色旅游轰轰烈烈、农村面貌却依然如旧等怪现象的出现。

  (四)红色旅游与新农村建设融合发展效果显著

  红色旅游融合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引导当地农民积极开发与吃、住、行、游、购、娱相关的旅游产品,大力发展乡村旅游,开发农家乐、乡村酒店等旅游新业态,使红色旅游资源丰富的地区经济快速发展,乡村文明迅速提高,旅游产业从无到有,并带动了相关种植、养殖和加工产业的发展,带动当地农民脱贫致富,经济收入年年攀升,精神世界丰富长足,效果显著。

  湖南韶山是红色旅游与新农村建设融合发展的重点区域,2014年获批全国红色旅游融合发展示范区。多年来,当地政府坚持政策引导、市场导向和项目撬动,打造经典旅游品牌,韶山红色旅游飞速发展,形成了系列著名红色旅游景点(毛泽东同志故居、滴水洞等)、文化演艺项目(《中国出了个毛泽东》《日出韶山》等)、农业科技产业旅游(韶之红航天农业科技园)、工业旅游(韶山丰圆工贸实业有限公司)、特色旅游商品(毛家食品)等不同业态的产品体系。农村建设也亮点频出,农民收入快速增长,村容村貌得到极大改善,农业产业化快速发展,2016年旅游综合收入52.1亿元,带动效果日趋明显。

  四、“旅游+”引领红色旅游与新型城镇化融合发展

  走新型城镇化道路是扩大内需、发展经济的重要引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现代化建设的必由之路。在“旅游+”引领下,红色旅游业已成为城镇快速发展的有力抓手,红色旅游与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融合发展对于城镇的现代化快速发展有着重要意义,二者相辅相承。

  (一)新型城镇化为红色旅游的发展提供软件和硬件基础

  新型城镇化下的环境优化、城镇建设质量的提高保障了地区发展红色旅游业的硬件基础。新型城镇化并不是传统的高污染、高消耗的城镇化,而是低污染、低消耗、可持续的城镇化。与传统城镇化发展道路相比,新型城镇化更加注重城镇建设质量。环境优化是保障城乡可持续发展的要点,基础设施建设是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重要保障。

  新型城镇化下的第三产业发展、居民综合素质的提升保障了地区发展红色旅游业的软件基础。走新型城镇化道路,能够促使农村剩余劳动力向第二产业、第三产业转移,拉动消费,扩大需求,促进城镇第三产业的发展,与本为第三产业的旅游业很好融合,相互促进,协调发展。新型城镇化强调以人为本,时刻将人放在突出位置,将人的生活水平与综合素质的提升作为城镇化建设的最终出发点和落脚点。居民综合素质的提升为地区发展红色旅游业提供优秀且丰富的人力资源,是红色旅游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保证了游客对红色旅游发展的满意度和忠诚度。

  (二)红色旅游为新型城镇化带来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

  红色旅游带动城镇品质的提升。发展红色旅游首先会带动当地道路体系的建设,促进交通方式的提档升级,其次会使水利、能源、通信等制约老城镇经济发展的因素伴随红色旅游的发展得到快速解决,大大缩短老城镇基础设施建设的时间。并且,在进行旅游规划时,开发红色旅游将针对城镇的特色、空间格局、整体风貌、环境打造等进行总体规划,并吸引大量外部资金的投入,有效带动了城镇软硬件系统升级,提高了城镇质量。

  红色旅游推动城镇生态文明发展,传承地方特色文化。红色旅游有效地将城镇发展与资源合理利用、环境保护有机协调起来,按照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的要求,全面贯彻生态文明理念,促进城镇生态的内涵发展。而且,革命老城镇发展红色旅游为红色文物、红色遗迹的保护和修缮提供了强有力的资金支持,旅游区针对红色文化资源的专项管理也完善了散落在民间的红色文化资源的收集与整理,保障了红色文化资源体系的完整性。

  (三)红色旅游与新型城镇化融合发展模式逐步形成

  我国革命战争时期采取的是“农村包围城市”的发展道路,因而绝大部分的革命老区都分布在边远地区,部分政权机构建立在小型乡镇。根据这些地区的资源特点,探索合理的、发展效应明显的新型城镇化发展模式,走一条符合当地实际情况的“就地城镇化”道路成为必然。目前,以“旅游+”为引领,我国红色旅游与新型城镇化融合发展模式正逐步形成。

  红色旅游小镇模式。政权集中的小型乡镇,宜在红色旅游与新型城镇化融合发展的过程中,开发红色旅游小镇模式。小镇的建设以红色文化为主基调,融合本土文化、休闲观光文化,形成以革命遗址遗迹参观、红色精神感受体验为核心,古镇观光休闲、民俗娱乐体验为辅的特色小镇。湖南韶山2016年全市城镇化率达到54%,城镇配套水平大幅提升,清溪镇成功创建全国美丽宜居小镇、全国重点镇、国家绿色低碳小城镇示范镇,永义、银田等乡镇也渐成体系。

  红色旅游综合体模式。分布在边远地区的红色旅游区,在红色旅游与新城镇化融合发展的过程中,宜开发红色旅游综合体模式。一方面,分布在边远地区的红色旅游区人口极度分散,无法依托原有居住群落进行城镇化建设;另一方面,这些地区大多植被覆盖率高,生态环境良好,有着发展绿色生态观光旅游得天独厚的巨大优势。红色旅游综合体这种特殊的新型城镇化形态,依托于红色旅游资源和温泉、森林、湖泊、民俗等地方特色旅游资源,通过绿色体验、生态观光、会议度假、养生康体、养老疗养等融为一体的复合型产业的综合开发,形成集饭店餐饮、度假村酒店、娱乐社区、休闲项目以及产业配套于一体的集聚区,使得新型城镇化建设有了质量保障。湖北红安县七里坪镇位于大别山南麓、鄂豫两省边际,红色旅游资源突出。近年来,通过发展红色旅游推进了该地各项基础设施不断完善,促使农家乐餐饮业、手工艺制品、干野菜、农副产品加工等第三产业迅猛发展,协同发展生态产业、文化产业、休闲产业,有效提高了社会和经济效益,被评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全国特色景观旅游名镇创建单位和湖北红色旅游名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