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脉城市地质 勇担历史使命
国土资源部四单位“两学一做”UP论坛侧记
2017年09月14日     来源:紫光阁网

  城市内涝、地质灾害、道路拥堵仍在不时发生,城市病该如何化解?我们的城市如何才能更加绿色、更为安全?

  城市向下发展的时代已经到来。“城市地质是国土资源工作服务绿色发展、促进新型城镇化的重要切入点和新增长点。”国土资源部规划司司长庄少勤这样看。

  6月26日,围绕城市地质与新型城镇化这一主题,国土资源部规划司、科技与国际合作司、直属机关党委和中国地质调查局联合举办“两学一做”联学联做UP论坛,国土资源领域资深专家、相关领域负责人汇聚一堂,从顶层设计、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出发,共同研究问题,找寻出路。

  作为“两学一做”常态化制度化的一项重要举措,国土资源部机关党委副书记封小平、中国地质调查局副局长王昆和国土资源部规划司副司长周建春表示,“此次论坛是党建和业务工作双提升、双融合的有益尝试,党建是业务工作的灵魂,业务工作是党建成效的体现,服务保障雄安新区和通州副中心的建设是政治意识和大局意识的体现,我们要勇敢地担当起历史赋予的使命。”

  地质+地下空间开发

  倒金字塔型地下城,地下立体停车库,地下高速铁路、地下真空垃圾收集管道、地下避难场所……对于地下空间的利用,人类总有着各种各样的畅想。

  在国土资源部规划司地质矿产规划处处长吴登定看来,从地下2厘米到地下2000米都是广阔的开发利用空间,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核心是推动地上、地下两个城市建设,破解城市发展空间不足的问题。“要推动有条件的城市,把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以及适宜的生产设施向地下转移,将地表空间留给生活空间和生态空间。同时可以实行鼓励性的政策,如建立标准地下体系,实行优惠性的政策等,鼓励地方政府积极探索地下空间建设用地的出让方式、出让期限。”

  北京城市副中心通州就正在建设涵盖道路交通与市政职能于一体的地下三层环廊——“北环环隧”,融城市道路、商业空间、交通联系通廊、轨道交通等多样形态于一体。

  据北京市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总工程师郑桂森介绍,通州的建设充分考虑了地质条件适宜性评价,将其列为选址、布局、建设的前提,土地预审之前的前置条件。

  地下空间利用,我们手上有什么牌?上海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地质处处长张先林表示,涵盖了调查数据,监测数据和评价数据的城市地质大数据是我们的王牌。

  “目前的问题是,我们左手有需求,右手有资料,但是没有形成有效的对接。这要求我们做好信息技术的集成化,在专业化服务领域方面做到全方位的提升,做大做强社会化服务应用。”张先林说。

  中国地质科学院副院长何庆成认为,地下地质结构的透明化是第一步,调查所获得的地质数据需要转化为一种动态、易用的格式,这要求我们在专业需求上进一步深挖掘,这是我们的出路。

  中国科学院院士王成善则认为,地下空间的开发利用对地球科学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这可能意味着人类的生态下移,我们有需求,也有能力来投入这场伟大的实践。

  地质+特色资源利用

  “我们要打造的雄安是透明雄安,是全球的样本。”围绕雄安的地质资源利用,中国地质调查局水环部主任郝爱兵介绍了雄安地质资源利用的情况。

  为打造“透明雄安”,地质调查将从万米深处开始。“0~200米是全要素的地下空间,包含地质资源、地质环境、地质灾害方面的要素, 300米~600米是含水层,600米以下~6000米是地热覆层的空间。0~10000米,浅部的要以钻探、物探为重点,深部则要依靠地球物理探测技术。”郝爱兵说。

  为打造全球样板,雄安将做好浅、中、深层地热资源综合利用,高、中、低温地热资源梯级利用,单个城市地热资源利用规模世界第一。“我们常说冰岛的地热资源最好,冰岛一共才30万人,我们雄安的目标是服务200~300万人。”郝爱兵说。

  目前,地下优质资源利用还存在着一些问题,“勘查工作技术有所欠缺,家底资源不清严重制约商业资金的进入,影响规模化开发和产业的发展,加强资源的勘查工作设备研发刻不容缓。”中国地质调查局水环所研究员王贵玲表示。

  国务院参事张洪涛也有同样的感触,“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城市地质工作,以半定量或者定性为多,缺乏精准的数据,没有精准的数据,何谈精准应用,在这方面需要我们下大力气,实现全过程数字化、信息化、自动化,使它更易处理。”

  “新型城镇化对地质工作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需要我们从模糊转向精确,从定性转向定量,从静态转向动态,这将是一项具有历史意义的伟大事业。”国土资源部咨询研究中心研究员黄宗理说。

  地质+灾害监测预警

  四川茂县“6·24”特别重大山体滑坡灾害牵动着国人的心,如何在不确定的灾害面前更有定力,重庆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地质环境处处长李绍荣介绍了重庆健全完善地质安全监测预警的做法。

  “打开地质灾害易发分析图,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红色区域为地质灾害的高发易发区,过去这些年,我们通过7次地质灾害排查统计出数据,进一步合成汇集为图表,现在重庆共有地质灾害隐患点16412处,威胁群众接近百万人。这张立体的三维图就是目前开发的地质灾害应急指挥系统,每一个灾害点都可以立体反映出来。”李绍荣说。

  谈到未来,科技与国际合作司副司长高平充满希望,“地下空间是一个希望的空间,它的开发的深度,认识的深度和投入的强度上都有很大的空间,我们大有作为;地下空间也是一个昂贵的空间,很多建设是不可逆的,需要制度创新来保障;地下空间还是一个可持续的空间,应该按照可持续的思路来完善我们的技术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