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紫光阁网专题->中央和国家机关全国五好家庭和全国最美家庭先进事迹
中国社会科学院黄梅家庭:将军的后代 女性的榜样
来源:紫光阁网     2018年06月25日 

黄梅夫妇及友人

  建国门路口那栋棕色的大楼里,11层,经常可以看到一个朴素的身影,慢慢地走过。她头发半白,戴着眼镜,衣装低调,脸上常常挂着亲切善意的笑容,甚至没等你注意到,就已经进了电梯。那就是国内知名英美文学专家,大将黄克诚的女儿黄梅。

  学术精湛 关心晚辈

  与朴素谦和的为人治学相比,曾任多届全国政协委员的黄梅其实是位非常出色的学者,是中国社科院少数获得“长城学者”称号的优秀学者之一。她在女性文学、英国小说等领域取得了突出成绩,先后出版了中英文论著六种、论文数十篇,还有译作若干。其代表作《推敲“自我”——小说在十八世纪的英国》是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全书内容实、跨度广、思考深,最为难得的是,作者在论述时处处显出女性学者特有的敏锐与洞察,而且呈现出鲜明的本土视角和对当下中国的关怀,在学界甚至普通读者中间都产生了较大影响,读者赞叹“思考在此处彼处时时闪烁,所论甚精彩”。

  近年来,虽然已年过六旬,且视力明显退化,但黄梅仍然以充沛的学术热情与专业的学术素养,带领所内外一些科研人员共同承担“外国学术史研究”项目的子项目“奥斯丁研究”。她不仅独力承担了其中重要部分即小说研究专著的撰写,还全程悉心指导由青年学者分担的其他研究和翻译工作,最终依靠集体努力,保质保量地按时结了项。

  黄梅对本单位年轻科研人员和研究生的个人生活、学习与精神成长一直非常关心,除了日常交流经验、切磋学术,她还不辞辛苦,认真备课,义务为硕、博士生专题讲课,学生们都颇有收获。她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尽心对待这些年轻人,闪耀着母性的光辉;而在家里,她也同样是她的小家的精神支柱。

  爱夫爱子 无私付出

  黄梅学养精深、持己端洁、关心他人,这样的品质在家庭生活里是一脉相承的。对于女学者而言,学术、家庭是她两肩的重担,黄梅老师不仅关心社会女性议题,也身体力行,建设出自己小家的健康环境。这一方面得益于她秉承、发扬父亲黄克诚将军爱党爱国的精神以及艰苦朴素的作风,注重修身立德,诚恳待人,淡泊名利,一方面也得益于家人的理解与支持。

  黄梅家除她和老伴赵杰兵外,还有儿子、儿媳,孙子、孙女,是三代同堂的六口之家(如果加上帮助处理家务的阿姨, 则有七、八口人)。黄梅和赵杰兵约五十年前在山西雁北插队期间相识,赵杰兵深入群众、蓬勃向上的精神面貌给了她很大激励。多年来,不论身处逆境还是顺境,他们都能推心置腹地交流感受,切磋思想,相互扶持。赵杰兵尊重黄梅在事业上的追求,在“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毫不犹豫地支持她报考研究生并出国攻读博士学位,虽然明知这样会使自己面临更多困难和矛盾。如今,两人相濡以沫,共度金婚。

  黄梅在学术上的成果,是克服了很多困难得来的。二十多年前,她儿子幼年发病,当时赵杰兵工作繁重,她不得不付出较多心力照料孩子,一边工作,一边奔走医院求医问药,查阅医书,并尝试不同中、西医疗法,度过了许多日日忧心、夜夜难安的日子。与此同时,她和丈夫并没有对孩子过于呵护溺爱,而是在慎重评估病况的基础上,多数时候像对正常孩子一样要求他,教他游泳、骑车,引导他积极参加各种活动。由于医生处置得当、父母照料精心,五六年后孩子病愈,还考入清华大学,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

  孩子病好不久,赵杰兵却积劳成疾,患上帕金森症。2005年他又突发心肌梗塞,幸好经及时抢救度过危机,但从此数病缠身,身体每况愈下。黄梅再次调整工作节奏,更多兼顾家庭。帕金森症是退行性疾病,状态不好时病人生活不能自理,给本人及家属带来极大痛苦和沉重负担。2006年,黄梅与赵杰兵的妹妹根据他的个人禀赋和身体状况,鼓动他练习书法,和他一起到潘家园市场购买了一些用品,刻了第一枚粗糙的闲章,促成他开启“写字”生涯。多年坚持下来,赵杰兵的书法颇有进步,得到同事、朋友甚至不少专家的好评,“写字”也成了他养生保健、提升境界以及与朋友交流共勉的一种重要方式。

  帕金森症的治疗仍是世界性难题。黄梅一丝不苟地安排赵杰兵用药,注意观察分析病况,主动与医生沟通配合,积极参考、吸取其他病友的经验,力促他适当进行体育活动,用心调整、改进彼此相处的方式和态度,成了颇有心得的病人家属。近二十年过去了,赵杰兵的身体状况退步较慢,病情较稳。他克服身体痛苦,坚持尽可能自己料理日常生活,有时还参与照看、管教孙辈。每天状态较好时他会进行一些阅读、写作或其他活动。2014年他完成并出版了一部记述插队生活的纪实作品《康庄往事》。此外,他还多次自费参与了一些有关农村建设和党的建设的工作或调研。这一切,都与黄梅的倾力付出分不开。

  家庭支柱 女性榜样

  黄梅和儿媳以及家政服务人员等的关系也十分融洽。她非常欣赏儿媳的优点、理解她的辛劳;在大家庭共同生活中注意给年轻人留出自由空间,遇到问题时则坦诚交换意见,在有需要的情况下则随时分担照料孙辈的责任。虽然家事繁多,但黄梅从不叫苦抱怨,在单位常谈笑风生,说起儿孙,充满慈爱,讲起丈夫,满怀深情,还会把从同事那里了解到的有趣的、有价值的书籍和影视等带回家与家人分享。

  黄梅还特别重视勤俭持家、低碳环保。她家的家具大多陈旧,如书橱几十年未更换,破损了就修修补补。卫生间里常备储水桶,洗菜、洗衣、洗澡水等都存起来二次利用,冲马桶,洗拖把。她还随身带着便携餐具,在外用餐尽量不使用一次性碗筷。

  职业女性的人生道路充满了艰辛,学者这种看似“闲时”较多、但其实时时刻刻都在思考与写作的职业,为身为妻子、母亲、婆婆的角色带来了更多的考验。黄梅在学术研究中着力推敲“自我”,但她也从不忘记自己身为家庭一员的责任。她为中国外国文学研究这个“大家”做出的贡献,她为至亲这个小家付出的辛劳,她自己个人的乐观进取、谦和大度的人格风范,都是新时代女性的榜样。

黄梅在会议上发言

·相关导读